阿拉善盟信息網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崢嶸歲月稠

網絡整理 2019-06-24 最新信息

冉莊是冀中平原上一個普通的村莊。初夏時節,當我走在古樸寧靜的街道上,看著墻上大幅的抗戰標語,尋找著隱于房根墻角的槍眼工事,輕觸石階上那一道道富有年代感的斑駁痕跡,尋覓著歲月的源頭,如同穿越了時光隧道,回到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進入中華民族堅韌不屈的一段精神航道。

1937年7月,盧溝橋的炮聲響起,日軍開始向華北大地大舉進犯,地形平坦、無險可守的冉莊亦成為日軍多次進犯、燒殺搶掠的目標。起初為了防御,后來奮起反抗。一手拿槍,一手拿鎬,群策群力,冉莊人民構筑了冀中平原上一座能打能藏、可攻可守、進退自如的“地下長城”。

在冉莊,你可以在任何地方找到地道出入口。它是平時燒火做飯的鍋臺,是牲口棚中的馬槽,是一面中空的夾壁墻,是給谷物破碎去皮的石碾。我隨意走進村落一角的小屋,屋內靠墻根的地面就有一個地道口。側身往下走,里面空間狹窄逼仄卻四通八達,每隔幾米就有一個岔口。指路牌、照明燈、休息室、儲糧室、地下醫院、地下報社、地下兵工廠……越往深處走,越驚嘆于革命前輩們的設計智慧。

挖地道的第一鎬,是從十字街中心開始的。1945年1月,正是天寒地凍時,一鎬刨下去只能鑿一小塊土疙瘩。為加快進度,全村能勞動的都上了,幾乎是晝夜不停輪班干。

這個寬僅0.7米到0.8米,高約1米至1.5米的地道,以十字街為中心,順著東、西、南、北大街挖成了4條干線地道,再由干線延伸出24條支線,直通村外和周邊幾個村。最后,成了戶戶相通、村村相連、四通八達、上下呼應的長達16公里的地道網。

不知道轉了多少彎,在曲折的地道里摸索前進了近半個小時后,不少人開始覺得有些憋悶。講解員告訴我們:“現在供游客參觀的地道,已經進行了加高和拓寬,最早原生態的地道條件更為艱苦?!?/p>

撫摸著有些涼意的土墻壁,那些在冉莊地道戰紀念展廳陳列的革命文物背后的故事,一一在這里回現。面對追擊的敵軍,醫護人員雖神情緊張,為傷員換藥的動作卻有條不紊,從1942年夏到1944年秋,竟收治了600多名傷病員。民兵們輪班上陣,鑄造、鍛軋、機加工,1200個地雷、2500個手榴彈、5000多發翻火子彈,為抗擊日軍提供了重要的武器來源。

是啊,哪怕再艱難險阻,冉莊人民也從未放棄??箲鹌陂g,他們利用地道優勢配合武工隊、野戰軍對敵作戰157次,打死打傷2100余名敵軍。

又繞過幾個彎,眼前平坦的路面有了坡度,弓著腰費力走上去,視線驟然明亮起來。

那棵千年老槐樹就在眼前。樹雖已枯死,但虬枝依舊,那黑色的枝杈,似還在燃燒著熊熊火焰。站在樹下,我仿佛聽到那懸掛的古鐘,再次敲響了“當、當”之聲,傳遍四野。敵軍進了村,大家鉆入地道,敵人只聞槍聲,卻未見其人,一頭霧水,只能被動挨打后倉皇撤退。

“寧繞黑風口,不從冉莊走?!币粋€小小的村莊,一群普通的百姓,書寫了一段英勇不屈的抗戰歷史。如今,當年參加革命的老兵們相繼去世,冉莊村僅剩下一名老兵。好在,老人們的家屬接捧起了整理講述歷史的責任。

離開冉莊前,我們拜訪了一位抗戰烈士家屬李新婷。聽著她的講述,革命前輩們的艱苦歲月走近我的眼前:“我的二叔李振其18歲參軍,曾擔任冀中軍區22團偵察排排長,1941年在百團大戰中英勇犧牲,才21歲……”李新婷說,在她的記憶中,家人一直瞞著奶奶二叔犧牲的消息。一到春節,無論天氣多冷,奶奶總是站在街上翹首以盼,念叨著:“過年了,我兒該回來了?!笨墒?,直到去世她也沒有等到。

說到這里,六旬老人李新婷有些哽咽:“回憶這些事讓我很痛苦,但我希望把這些故事說給更多年輕人聽,讓他們了解歷史比盲目仇恨更重要?!?/p>

所有的講述,都是為了銘記。是讓我們記住這片土地上曾經有過的苦難;記住這些樸實無華卻又頑強戰斗的百姓;記住這個民族曾經迸發的不屈;記住這是一場多么艱辛而又慘烈的勝利。

尋訪冉莊前,我在教科書上學到過抗日戰爭的起始節點、轉折事件,我看過與之相關的影視作品,卻從未真正去感知、去了解那個時代、那片土地上的人,是懷著怎樣強烈的信念和情懷,克服了對死亡的恐懼,以救亡圖存為己任。

就讓歷史告訴現在,啟迪未來吧。臨走前,回望冉莊村街口,千年古槐,錚錚大鐘,靜默了烽火年月。我的耳畔,響起了電影《地道戰》的音樂:“地道戰,嘿!地道戰,埋伏下神兵千百萬!”

本文作者:浙江新聞(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5514555314815502/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抗日戰爭   我在宮里做廚師   地道戰   寧靜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来卖店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