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善盟信息網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為何說當代人在思想解放運動之后,反而變得不自由甚至異化了?

網絡整理 2019-06-22 最新信息

霍克海默和阿多諾:啟蒙辯證法

《啟蒙辯證法》是霍克海默和阿多諾1944年在美國完成的。這一年納粹德國行將滅亡,該書處處可見對極權主義的嚴厲批判是可以預料的,但作者卻將極權主義的暴政多少歸咎于啟蒙,這豈止是出人意料,更可說是“駭人聽聞”。不僅如此,本書的主題是探討文化進步如何走向其反面的各種趨勢,作者聲稱他們是根據20世紀30和40年代美國的社會現象來揭示這一主題的。這又是令人震驚的。

在納粹迫害最深重的時刻是美國庇護了這些德國的猶太人,不僅給了他們人道的生活條件,也給了自由的學術環境,然而,霍克海默和阿多諾的批判的焦點之一恰恰是美國的“文化工業”!在人人都視極權主義與啟蒙及美國自由主義文化為勢不兩立時,霍克海默和阿多諾堅稱它們之間的內在聯系,這確是驚人之語,更意味深長,表明他們并不是作為納粹的受害者來控訴極權主義的,而是作為體現真正知和理性的批判知識分子來揭示極權主義的啟蒙之源、文化之源,進而展示人類走向真正人性狀態的解放之路,他們會感恩于美國,但他們更會超越一己之恩怨而為人類工作,在此意義上,他們確是秉承了馬克思的精神,后者在他流亡的英國,寫下了要埋葬當時以英國為首的世界資本主義的革命巨著《資本論》。

1.《啟蒙辯證法》

為何說當代人在思想解放運動之后,反而變得不自由甚至異化了?

本書開宗明義:啟蒙走向反面,啟蒙的目標是要祛除神話,啟蒙理性本身卻變成了神話啟蒙要使人擺脫對超自然物的恐懼,卻陷人對自然總體性的恐懼啟蒙高揚人的主體性,但被徹底啟蒙的人類喪失了自我啟蒙當然反對暴政,但啟蒙造就了新的暴政啟蒙崇尚理性,帶來了社會的進步,卻同時伴隨著人性的墮落啟蒙“提高人的才智的同時,也使人變得更加愚蠢”,“被徹底啟蒙的世界卻籠罩在一片因勝利而招致的災難之中”。這就是啟蒙的辯證法。

霍克海默與阿多諾不反對啟蒙,即不反對小寫的啟蒙或一般意義的啟蒙,啟蒙是通向解放的道路,以上他們的批判指向的是“啟蒙運動”的啟蒙。啟蒙”何以走向自己的反面?啟蒙的實現當然需要社會的自由,取決于歷史的條件,研究當代歷史的學者不難舉出歐洲極權主義的例子,來說明對啟蒙所追求的自由和理性的遏制和消滅。但霍克海默與阿多諾卻認為極權主義的盛行恰恰需要說明,與其說它是啟蒙倒退的原因,毋寧說是啟蒙自我倒退的結果,“啟蒙思想的概念本身已經包含著今天隨處可見的倒退的萌芽”,如果啟蒙不對這一倒退的環節進行反啟蒙也就無法改變自我毀滅的命運。

何為導致啟蒙倒退的內在因素?支配,理性的支配、技術的支配、對自然萬物并進而對社會對人的支配。啟蒙的工作是從祛除神話對人的支配開始的。在啟蒙的理性看來,神話的基礎是神人同形說,即用人主體來折射自然界。這樣,“超自然物,比如精神和神靈都是人們自身畏懼自然現象的鏡像”,破除神話的第一步是將這泛神論的世界還原為人主體。如此逆轉造成兩個結果,一是將一切神話去神秘化,也即將一切對象去魅化,用韋伯的話說是世界進入一個“放逐眾神、不見眾神”的合理化時代一是人主體,確切說,是主體理性成為唯一的主體和絕對的標準,面對并衡量一切已被客觀化的對象事物。這兩個結果意義深遠,一方面,啟蒙將世界去魅化,它就“摒除了一切不可度量之物”,在理性可度量的抽象作用下,萬物趨向同一,其代價是“萬物不能與自身認同”,“個人只是把自己設定為一個物,一種統計因素”,高揚主體的啟蒙卻吊詭地讓真實的個體、主體和質的豐富和多樣性歸于消失,“獲得自由的人最終變成了‘群氓’,黑格爾稱他們是啟蒙的結果”。另一方面,相信能祛除世界的一切神話的主體理性,當然視世界為透明的和可控的,相信理性不僅可以通過知識掌握世界,也可以通過理性造就的技術利用世界和控制世界,這就招致了啟蒙所要反對的神話和信仰的復辟,即創造了對理性(科學和技術)無所不能的新的神話。

新的神話帶來了新的支配,首先是對自然的支配,“神話變成了啟蒙,自然變成了純粹的客觀性啟蒙對待萬物,就像獨裁者對待人。獨裁者了解這些因此他才能操縱他們而科學家熟悉萬物,因此他才能制造萬物。于是,萬物便順從科學家的意志。事物的本質萬變不離其宗,即永遠是統治的基礎”。其次是對人的支配。對自然的支配就是技術的支配、工業化的支配,這必然伴隨著對人的支配的集體的權力和制度的權力的同步增長?!胺红`論使對象精神化,而工業化卻把人的靈魂物化了……憑借大生產及其文化的無窮動力,個體的常規行為方式表現為唯一自然、體面和合理的行為方式。個人只是把自己設定為個物,一種統計因素,或是一種成敗。他的標準就是自我持存,即是否成功地適應他職業的客觀性以及與之相應的行為模式。其他一切事情,不管是觀念,還是罪行,都受到集體力量,受到從班級一直到工會這些集體力量的監控。但是,連具有威懾性的集體也只有騙人的嘴臉,而它根子里卻隱藏著把集體操控為權力工具的權力。這種權力野蠻地把個體拼湊起來,全然不能體現出人的真正性質,就像價值全然不能體現出消費品的性質一樣。物與人在求助于沒有偏見的認識過程中,采用的卻是一種可怕的扭曲形式,這恰恰證明了它所具有的支配力量?!?/p>

新的支配帶來了新的異化,首先是人的異化,理性的機構和技術的機構越是復雜和精致,身體所能得到的經驗便越是貧乏?!巴ㄟ^理性化的勞動方式,消除人的本質以及把人變成單純的功能等做法從科學領域進入了經驗世界。這些做法無非是再一次使人的經驗類似于兩棲動物的經驗。今天,大眾的退步表現為他們毫無能力親耳聽到那些未聞之音,毫無能力親手觸摸到那些難及植物,這就是祛除一切已被征服了的神話形式的新的欺騙手段…讓勞動者軟弱無力不只是統治者們的策略,而且也是工業社會合乎邏輯的結果因為工業社會竭力想擺脫本來的命運,最后卻還是落入了這一本來的命運?!?/p>

為何說當代人在思想解放運動之后,反而變得不自由甚至異化了?

其次是主體和理性自身的異化,將一切去神秘化并用實證的知識和技術支配切的主體理性,最終也將自己工具化了?!睘榱诉M一步實行嚴格的控制,主體性悄悄地把自己轉變為所謂中立的游戲規則的邏輯。實證主義,最終沒有給思想自身留有任何余地……主體在取消意識之后將自我客體化的技術過程,徹底擺脫模糊的神話思想以及一切意義,因為理性自身已經成為萬能經濟機器的輔助工具。

為何說當代人在思想解放運動之后,反而變得不自由甚至異化了?

理性成了用于制造一切其他工具的工具?!睆膶⒗硇泽{揚為認識一切、衡量切和支配一切的至高無上的權威,到理性自我退化為實施支配的工具,或確切說,制造支配自然和社會的工具的工具,這真是最驚人的否定的辯證法!成為工具的理性還能阻止奧斯維辛對人的極有效率的屠殺嗎?至此,當霍克海默與阿多諾說“啟蒙帶有極權主義性質”、斷言“技術造就起來的大眾時刻準備著投身到任意一種暴政當中”時,我們還覺得“駭人聽聞”嗎?放棄了思想的實證主義的啟蒙,不僅難以避免工具理性和技術反過來奴役發明它們的人類,而且必然招致思想的報復,“放棄了思想,啟蒙也就放棄了自我實現的可能”。

本文作者:飯后書影(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4925612756173323/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狄奧多·阿多諾   文化   體育   資本論   歷史   歐洲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来卖店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