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善盟信息網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新鄉故事:抗戰時期衛輝民情民風的戰地通訊——到汲縣去

網絡整理 2019-06-13 最新信息

按,此文見《戰地通信》1938年第11期。敘述的是抗戰時期汲縣的民情,屬於“接地氣”之作,語言樸實無華,情蘊其中。當時,安陽是抗戰前線,敵軍還沒有打到汲縣,基層的民情民風可見一斑,很有史料價值。(明月在船)

新鄉故事:抗戰時期衛輝民情民風的戰地通訊——到汲縣去

為的要看看汲縣(衛輝)現在的情形,就在這樣風寒灰沙里,同著三位同志,乘車到汲縣去。

到汲縣去

(民國)韓清濤

連著刮了幾天寒風,漫天沙土,吹遍出野,飛滿街頭,天氣是越發的寒冷,到了夜晚,冷得更加利害,這正是華北區域在初冬季節里特有現象。

為的要看看汲縣(衛輝)現在的情形,就在這樣風寒灰沙里,同著三位同志,乘車到汲縣去。去的時候是深夜十二點鐘,從新鄉到汲縣,中間僅僅隔著一個潞王墳,所以經過一個多鐘頭的時間,就到了汲縣車站。

下了車,走出站臺,知道夜晚不能進城,幾個人遂決定在車站附近找一家小客棧,蹲上幾個鐘頭。找了半天沒找著,后來在一家餃子館里住了下來。

車站商店住戶本來就不多,到了現在,越發少了起來。我們住的是飯館最后面一個房間,房間里有只可容一人的兩個對面土炕,房頂露著天,從屋里可以看到星月滿天的天空。

兩個土炕,在里邊的一個已經有人在榻上熟睡著,我們四個人就在靠后窗的一個炕坐了下來。窗后是荒野,窗紙脫落了,這里很會使人感到幽暗空虛。正在這個時候,突然從窗外傳來幾聲輕捷的腳步聲,接著就有一個黑的影子,伏在窗欞上向里面窺探,大家有點兒恐懼,同時拿起手電燈,像手槍般向外照射,黑影漸漸的向遠處移動,大家剎那間緊張的情緒才稍稍安定下來。

風寒,睡魔,恐懼,交相襲迫著每個人的身心,大家有點支持不住了,遂打算推選一個人,擔任類似更夫工作的崗哨。結果有人自告奮勇的擔任了這個任務,其餘的人,都上半身睡在炕上,下半截由兩隻腳在地上支撐著,混進了睡鄉。

新鄉故事:抗戰時期衛輝民情民風的戰地通訊——到汲縣去

石橋是橫跨在衛河身上,這條河流,直通天津,敵人對他是很重視的。

○汲縣城的輪廓

天一發亮,大家就趕緊的起來,搓搓臉,揉揉眼睛付了錢,離開餃子館,向城內進發。車站離開汲縣城大約是五里路,一路上大家唱著《義勇軍進行曲》,很快的進了北閣門。門里有很長的一道街,從中間劃分開,一端是德化北街,一端是德化南街,據說這是靠城的一個塞,商店分立在街道的兩旁,除了一小部分商店完全開門外,其餘的人家都是半掩著門做買賣。

出了德化南街,就是一座大石橋。石橋是橫跨在衛河身上,這條河流,直通天津,敵人對他是很重視的。過了橋,通過一個門樓,就進了中山街。門口有武裝士兵二名,對於軍人進城,限制頗嚴,非有正式公文就不能通過,以維持城內治安。中山街仍然是城外,商店舖戶強過德化街,這里還有規模大的商店,這要算汲縣唯一繁華的街道了。

又是一個石橋,橋的盡端,就是汲縣縣城的西門了。偉大的城墻,緊接著河流,一段城墻就站在水里。城門仍有持槍的士兵在盤詰著行人,進了門,就感到沉寂,城里的商店從前就不怎樣的多,現在又有很多的貼上了“討賬停業”的紙條,所以越發顯的妻涼了。

新鄉故事:抗戰時期衛輝民情民風的戰地通訊——到汲縣去

又是一個石橋,橋的盡端,就是汲縣縣城的西門了。

○大家感到模糊

首先到縣政府,打算知道些汲縣的民眾動員情形和其他有關戰時的一般行政。因為汲縣緊連接著戰線,所以地位是異常重要的。大家把名片給傳達人,請他傳達,傳達去了好久,沒有消息,大家知道不妙,同事看到墻上貼著“本縣長晚飯后休息,概不會客……”的紙條,又認為有希望,因為這正是早晨??!

傳達出來了,從衣袋里取出一張名片,我們看了看,是縣長的名片,官銜和姓名旁邊,寫著兩行鋼筆字,是“本縣長現在因咽喉紅腫,不能談話,特派員接見……”片子舊了,字跡也模糊,好像是用過好久了,大家本打算仔細看一看,傳達把片子僅僅是一幌,就又裝入了衣帶,看情形是準備下次的再用。

終於有人接見了。據說是一位收發,大家怔了怔,坐了下來,問了一些問題,沒得著什麼要領,談了半天,記者腦筋里僅僅印上了“縣長夜里還辦公……公務員聽見敵機來不跑……徵調壯丁,現已到了四次……民眾組織,尚在萌芽時代……”就這樣結束了談話,告別出來,大家都感到模糊××。

○鋼鐵般的力量

在來的時候,經過了德化街民眾教育館,本打算會會館長,館長沒在家,大家到里面看了看,有一位好像是商人,也許是該館的職員,大家談起話來,他說“我們豫北的民眾,因為聽到了倭兵的殘酷,大家都下了決心,如果倭兵果真來了,必定拼個你死我活,給他一個教訓。各鄉村農人更有保衛家鄉的決意,因為我們就是不為自己打算,也得為子孫打算打算啊”,話雖平常,我們總覺得他是真實的,可貴的,有鋼鐵般的堅強力量。

記得一個類似排長的軍人對記者談到戰區民眾情形,他說:“在盧溝橋事變發生不久,北戰場我軍在永定河左近作戰的時候,永定河的居民都把兵士當做弟兄看待,需要他們做事的時候,沒有不樂于應承,盡所有的力量作去,吃喝取用,只要得到他們的同意,也是可以辦的通的;到了晚間,若是向農民打聽道路,他們都能甘心情愿的提著燈籠,送你走出很遠的路途,指好你要去的位置,他們纔肯回去?!睙崃业那樾?,令人感動。當敵我在琉璃河對峙的時候,我們的便衣隊時常的爬進了良鄉城,也是得到了不少的民眾助力。假使要說明了你是便衣隊或是諜探員,他們可以小心翼翼的指示了你應走的道路。他們農民得到了機會,也可以騙騙敵,叫敵人吃場大虧。

衛立煌和孫連仲部,在門頭溝西南荒山里和敵人血戰的時候,有成千成萬的農民在大水中向山上輸送給養。據說里邊還有很多白鬚的老翁。這些雖然多數是被指派的,但是不辭艱苦的態度都是難得的。

軍民打成一片的力量,實在是大於一切的,這種可貴的力量,我們需要把握住,同時還要擴大起來?,F在就拿北戰場的平漢線來說,自從保定退下來,到了漳河線上,民眾力量似乎不但沒加大,還有種種被敵威迫的事件發生,我們應當檢討過去丟掉民眾弊病的所在,刻不容緩的再造出一種新的大力量來。

新鄉故事:抗戰時期衛輝民情民風的戰地通訊——到汲縣去


偉大的城墻,緊接著河流,一段城墻就站在水里。城門仍有持槍的士兵在盤詰著行人,進了門,就感到沉寂。

○老太婆當漢奸

在汲縣城里,曾遇到一位下級軍官,是廣東人,他告訴我們好多前線上的消息。劈頭就談到了漢奸,他說我們的陣地上將配備上一些利器,敵人就會知道,這些都是漢奸的告密。像前些日子,我們在安陽城附近對著安陽車站配備了毀滅鐵甲車的利器,敵人鐵甲車就很快的開走了。

在前天,我軍的哨兵看見從安陽城附近來了一個四十多歲的婦人,手臂挽著一個筐籃,里邊放著一隻鞋底,一把剪子,要求通過這段道。哨兵在先僅是不許可,后來發覺這個婦人有些可疑,遂解至團部。經嚴訊后,這個老太太招供了,她說是日本官叫她來看看中國軍陣地有多少大炮,那個地方有多少人,回去報告他們。如果達到目的,可以得到四塊錢,在來的時候,已經領到了三塊錢,下餘的一塊錢回去取。她的小女兒現在被日本兵看管著,怕的她不回去!

她的兩個兒子也正在做這樣的漢奸工作,我們問到敵軍的虛實,她總是說不知道,最后她要求放她回家去,結果是把她送回老家去了。像這樣的老太太漢奸案,最近破獲了許多起,同時并發覺了在前許多從安陽到陣線上來賣紙煙和餅干的小孩子們,也是被敵人利用他們做刺探我方軍情的?,F在我們已經嚴防了,敵人伎倆再不能繼續運用。

○假仁義的面具

我們在另一方面,知道了敵人到安陽后除了做幾次燒殺姦擄外,現在他們打算利用民眾了,所以現在加強了政治工作。像最近他們把各地逃去人家拋下的糧米,聚攏起來,作大規模的放賑,招撫流亡,安定金融等,這種遮住了猙獰的本像,蓋上了假仁義面孔的手段,固然是有時作不通,不過方法夠得上毒辣陰險了!

城里的漢奸,在敵人急待利用他們的時候,他們似乎很得意,替人作傀儡?,F在的偽維持會,敵人覺得還不夠勁,遂決定再來個偽“河南省政府”的組織。許多的漢奸,沒有了心肝,忘掉了將來的利害,正在逢迎敵人的意思,著手進行中。

樂了漢奸,苦樂老百姓,所有的商民出入城門,很受敵人的限制,因為敵人怕的是同胞和我軍互通聲氣。后來由偽組織維持會製了許多紙證章,上面寫著“大日本”和“維持會”等字樣。凡商民出入城門,必須把紙證章懸掛胸前,否則就有生命的危險。像這樣的種種行動,是和假仁義手段又有相當的矛盾,商民看得也很清楚,反正敵人的最終目的是要亡我國家民族的。

新鄉故事:抗戰時期衛輝民情民風的戰地通訊——到汲縣去

由兩個小朋友領導著登“望京樓”,樓臺的基礎高可十二丈,周圍面積很大,四面都有小門。

○掛下來了淚水

下午到城東北角看看古跡。由兩個小朋友領導著登“望京樓”,樓臺的基礎高可十二丈,周圍面積很大,四面都有小門。我們攀援木梯,腳踏著碎磚,跑到臺頂,汲縣城的四圍景物都在眼底,城里櫛比的房屋看得很清楚,偉大的城墻現在也感到矮小了。

臺頂有石坊一座,北半面有柱石四個,是樓閣的遺址,臺系明穆宗第四子朱翊鏐所建。當時是萬歷年,朱翊鏐被封為潞王,在衛輝的時候。建臺的起因是潞王想念他在北京的母親,遂向著北平的方向建筑起這座樓來,暇時登臨北望,以慰思親之念。

當地民間有這樣的一種迷信傳說,當時潞王心目中的樓高,以能看見北京為止。后來因為勞民傷財的緣故,感動了神靈,觀音大士特化為潞王的母親,坐在汲縣城北五里的黃土崗上,作正在梳著頭髮模樣。潞王以為看著母親了,遂停止了樓基的向上加高工作。

樓的附近還有潞王所建筑的煤山、看花樓、梳粧樓的臺址,同時還聽到了許多的傳說和關於潞王苛虐的故事。每樣的事情,都可看到當時的民眾對於敢怒而不敢言的壓迫是無力反抗的。我們在望京樓上,雖然是看不到從前的北京——現在的北平,但是當著幾對眼睛向北看看的時候,只覺得心痛。漳河岸上,隱約的抱聲時時傳來,大家覺得眼前景物有點模糊,接著每個人的眼角上都掛下來了淚水。

新鄉故事:抗戰時期衛輝民情民風的戰地通訊——到汲縣去


正門外有翁仲兩列,計十五對,高約七八尺,有文武官、執轡牽馬人、獅、象、麒麟、駱駝等,工程頗稱偉大,最前有一石牌坊,上題“潞藩佳城”。

○潞王墳車站上

在下午兩點多鐘的時候,我們坐著人力車,去離開汲縣二十五里的潞王墳,因為我們打算從潞王墳車站,搭車回新鄉。潞王墳在新鄉縣境,鳳凰山下,墳墓全用大方石建筑,周圍面積很大,墳外四圍的石墻長達里許,里面有雕刻精細的石門、石案、香爐、蠟臺,有的高約丈餘,有的寬達數尺,正門外有翁仲兩列,計十五對,高約七八尺,有文武官、執轡牽馬人、獅、象、麒麟、駱駝等,工程頗稱偉大,最前有一石牌坊,上題“潞藩佳城”。

潞王墳西側,另有規模較小的石墳一座,周圍也有里許的石墻,這是潞王次妃趙氏墓。墳園內,居僧人甚多,宮殿均改為佛堂,額曰“梵王宮”。附近各縣居民,對於潞王墳都很註意,他們把潞王墳的地勢描畫出這樣一個輪廓“頭頂鳳凰山,腳登老龍潭,左首金燈寺,右首茨兒山”。

我們看了潞王墳后,和在汲縣城所聽到的種種,對潞王的印象是很壞的。走了八里的路程,到了潞王墳車站,已經是昏暮的時候,在車站上候車,大家談到將來的戰事,假設迫近潞王墳的時候,在鳳凰山上,可以用炮火來控制敵軍,潞王墳也正是一個很好的炮壘,同時在站臺上,聽到了些關於豫北和冀南各地民眾自衛的組織,一天天的擴大、加多,在這里,能夠很容易的動員十萬生力軍。我們為戰事前途很歡喜,不過訓練的欠缺和精神的散漫又使我們憂慮。在我們到新鄉的時候,已經又是深夜了。

( 十二月七日清濤發自新鄉)

新鄉故事:抗戰時期衛輝民情民風的戰地通訊——到汲縣去

本文作者:魅力新鄉(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1454563792126476/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衛輝   抗日戰爭   新鄉   衛河   義勇軍進行曲   德化   天津   永定河   安陽   通信   農民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来卖店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