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善盟信息網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立國33年的小朝廷,為南朝劃上了一個平淡的句號

網絡整理 2019-06-12 最新信息

如果問到南朝最后一個朝代是什么,熟悉南朝歷史的人,大概都會下意識地說,宋齊梁陳,肯定是陳朝嘛。其實,如果從皇統繼承這個角度來看,南朝最后一個朝代并不是陳,而是梁。

這個梁朝歷史上稱之為西梁(后梁),因為首都建在江陵,區別于東邊的以建康為首都的梁朝,故稱西梁,又有史家稱之為后梁。

這個附庸國雖然微小,卻完整地經歷了北朝由大亂到大治、由分裂到統一的過程。更令人稱奇的是,它居然比宗主國活得還長久。這段傳奇故事的開端,還要從南朝規模最大的浩劫說起。

引狼入室的蕭詧

關鍵詞:梁朝儲位之爭、蕭詧投靠西魏

南朝梁武帝末年,在政治腐敗、制度混亂以及外交政策嚴重失誤等多重因素疊加下,爆發了由北朝降將侯景(503-552)發動的大叛亂,史稱“侯景之亂”。

梁朝開國皇帝、梁武帝蕭衍(464-549)在首都建康被侯景叛軍活捉,不久后餓死臺城。即位的簡文帝蕭綱也死于叛軍之手,梁武帝第七子、湘東王蕭繹發兵平定了侯景之亂,在江陵即位,是為梁元帝。

立國33年的小朝廷,為南朝劃上了一個平淡的句號

侯景之亂觸發了梁朝掩蓋已久的諸子爭位的矛盾。梁武帝嫡長子、昭明太子蕭統(501-531)先于其父去世,梁武帝出于穩定政局的考慮,棄昭明太子的嫡子而立第三子蕭綱為太子。

這個決策打破嫡長繼承制的規矩,引起蕭氏皇族的集體不滿。梁武帝死后,第六子邵陵王蕭綸、第七子湘東王蕭繹、第八子武陵王蕭紀,以及皇孫河東王蕭譽、岳陽王蕭詧(二人皆昭明太子的兒子),紛紛舉兵互相攻伐,企圖奪取帝位。

諸皇子皇孫中以湘東王蕭繹(梁元帝)勢力最大,他先后消滅了武陵王、河東王,逼死了邵陵王,與岳陽王蕭詧結下不共戴天之仇。

有道是,兄弟鬩于墻,外御其侮。但為爭位大打出手的蕭氏子孫,早已丟棄了一切人倫道德。蕭氏內戰之時,北朝西魏國趁火打劫,先后攻陷了益州、漢中、隨郡等大片南朝領土。蕭詧受攻于七叔蕭繹,不得不投靠西魏以求自保。

西魏是鮮卑國家,它的實際執政者宇文泰,是一位以策略超級靈活而著稱的政治家和戰略家。一旦被拖進他的戰略計劃中,任你本事通天,也再難逃出魔掌。蕭詧正是一個被宇文泰吞噬的悲劇的獵物。

蕭詧的封地在襄陽,是南朝雍州的治所,州境大致在今湖北襄陽的周邊。其地一貫是南北朝交界之地,由于常年有戰爭,民風十分剽悍,為南朝貢獻了不少精兵。正因如此,襄陽才得以茍延殘喘,沒有被蕭繹攻滅。然而及至南朝大亂甫定、蕭繹稱雄于江陵時,蕭詧不論如何掙扎,也再難以一州之地與其抗衡,逼不得已,只好求救于西魏。

549年,蕭詧以藩國的名義附入西魏,宇文泰欣然納之。蕭繹聞訊即遣大將柳仲禮進攻襄陽,以免該地落入西魏手中。西魏軍楊忠(507-568,隋文帝楊堅之父)自襄陽反擊,擊敗梁軍、擒殺柳仲禮,隨手還打了一個反突擊,挖走隨郡、安陸兩地。(說句題外話,正是這場隨郡之戰,開啟了大隋帝國國號的淵源。)

隨郡之戰后,西魏勢力侵入荊漢一帶,襄陽開始慢慢落入西魏控制之中。550年,西魏冊封蕭詧為梁王,但本著不激化矛盾的原則,宇文泰并沒有解除蕭詧的武裝,而是利用蕭詧對蕭繹的刻骨仇恨,讓他率本部軍馬時刻威脅蕭繹。

554年,西魏發兵進攻江陵的梁元帝蕭繹,蕭詧率本部人馬參戰,并于當年年底打破江陵城,生擒元帝。蕭詧親自監刑處死了元帝,一生大仇得報,蕭王爺要多爽有多爽。

然而爽完了后蕭詧忽覺后心一涼:他的襄陽老巢沒了。

以襄陽易江陵

關鍵詞:宇文泰、西梁建立、王琳之亂

襄陽的易手,不得不服宇文泰的高明。

蕭詧經營襄陽多年,在當地根深蒂固。如果硬碰硬地武力解決之,雖然結果還是收入囊中,但是否因此引發其他矛盾,都是未知之數。借打江陵將襄陽武裝拔離本地,既光明正大又順理成章。等到江陵城破,蕭詧所部雜處西魏軍中,已成孤軍客居之勢。挾戰勝余威的西魏軍,即使以武力解決蕭詧也不在話下了。

但宇文泰仍然沒有下狠手。

梁元帝雖亡,但梁軍尚擁有江南半壁,梁名將王僧辯、陳霸先都不是易與之輩,宇文泰還沒有一鼓克定江南的實力。多方揣度之下,宇文泰將蕭詧就地放在江陵,于554年十二月冊封其為梁帝,所領之地僅江陵一州之地。西魏軍在江陵留置軍隊,表面上是幫助蕭詧駐防,實則是留兵監視。至于老巢襄陽,早就被西魏順手牽羊了。

蕭詧有苦說不出,只能委屈地在江陵當了個小皇帝。555年正月改元為大定,尊其父昭明太子為昭明皇帝,立第三子蕭巋為皇太子。昭明太子是梁武帝蕭衍的嫡長子,從這個角度看,西梁反而較江陵的元帝政權、以及稍后的建康蕭方智(梁敬帝)政權更為正統。

西梁國實際是上西魏與南朝的緩沖區,使西魏不至于和南朝撕破臉,而能抽出精力應付東方的世仇北齊。所以,西梁國實際上是南北朝三個國家互相牽制的產物。對于蕭詧這個所謂的蕭梁正統,西魏其實也視之蔑如。

事實上沒過幾年,江南爆發王琳之亂時,北周——西魏的后繼者——就把永嘉王蕭莊送過長江,并支持王琳扶立蕭莊為梁朝皇帝。這位永嘉王是梁元帝蕭繹的長孫,江陵城破時被西魏軍俘虜。赤裸裸的打臉事實表明,在北朝眼中,蕭詧和其他蕭氏子孫一樣都只是個傀儡。所謂的梁朝正統,與已經餓死的梁武帝一樣,都沒有什么卵用了。

蕭詧君臣并非沒有洞悉宇文泰的本意,他們也絕非心甘情愿地做附庸。西魏甫下江陵時,曾縱兵在城內屠殺搶掠。蕭詧雖與蕭繹勢同水火,但對生養之國卻仍有香火之情,眼見魏軍暴行內心痛苦萬分。

蕭詧的部將尹德毅建議說,趁魏軍立足未穩,設宴犒師,在宴席之間擒殺魏軍主帥于謹,再乘其軍中無主發兵偷襲,應當可以擊敗魏軍、恢復梁朝江山。這個天真的想法未免低估了西魏第一智將于謹的水準,蕭詧托辭說西魏待自己不薄,不能做反復小人,沒有采納尹德毅意見。

西魏大軍撤離之前對江陵進行了徹底的破壞,還虜走了城中數萬居民,給蕭詧留下一座殘破不堪的廢都。蕭詧感傷戰禍之慘烈,作了篇《愍時賦》抒發內心的苦悶與悲傷,表面看是對戰禍的哀嘆,實則是疆土縮水與稱帝野心的巨大落差帶來的心理失衡。

其賦略曰:“昔方千而畿甸,今七里而盤縈。寡田邑而可賦,闕丘井而求兵?!?/strong>昔日是地闊萬里、千里猶畿的大梁帝國,今天卻只剩里區區數里的王京,差距??!話里話外,說出了一股濃濃的雞肋味兒。

如此露骨地抱怨,難道不怕惹怒心狠手辣的宇文泰?大概蕭詧覺得生無可戀,說就說了,愛誰誰去吧。不過幸運的是,宇文泰刻意忽略了蕭詧的吐槽。原因無他,畢竟蕭詧還有作用。

附庸國的無奈

關鍵詞:梁朝滅亡、進攻南陳、改元為天保、西梁困境中脫身

事實上,附庸小國西梁還真不是簡單地混吃等死,梁陳易代之際的南朝形勢,容不下任何一個吃安穩飯的國家,哪怕你只是個附庸。

梁元帝的梁朝滅亡后,一大票梁朝故將無視蕭詧的存在,一口氣又立了好幾個梁國。最大的當屬平叛功臣王僧辯、陳霸先扶立的蕭方智政權,蕭方智是梁元帝的兒子,這個梁被后世史家認定為正統,蕭方智也被寫進梁朝本紀。

其次,則是梁將王琳于558年擁立的皇帝蕭莊。這兩個梁國論其淵源都是梁元帝系統,對蕭詧都抱著滿滿的敵意。而敵意帶來的是連綿不斷的軍事進攻。

554年蕭詧剛剛稱帝,據守湘州的梁將王琳就遣兵來攻,蕭詧將其擊敗。558年,為鞏固江防形勢,蕭詧派大將王操進攻湘州,拿下長沙、武陵、南平等郡。這次冒失的行動很快招致王琳的報復。

559年,王琳又攻至江陵近旁,拿下監利郡,太守蔡大有戰死于該郡。蕭詧的實力連王琳都不足以應付,本已有亡國之危,好在湘州東部陳霸先的軍隊虎視眈眈,令王琳不敢傾全力進攻江陵,蕭詧得以勉強存活下來。

陳朝削平湘州、統一江南后,由于和北齊處于敵對狀態,不敢過多樹敵,因而對北周(西魏已于556年被廢)保持友好態度。北周同樣因為強敵在側,逼不得已聯陳以制齊。

睦鄰友好的大背景,使得北周雖然對江南土地垂涎三尺,自己卻不好出兵進攻。在此背景上,西梁被推上了蠶食江南土地的前線。

立國33年的小朝廷,為南朝劃上了一個平淡的句號

雖然國力貧弱之極,卻還要被迫當炮灰進攻已經統一的南陳,這份兒虐心、這份兒悲慘、這份兒別扭,已經無法用言語形容了。

蕭詧好歹也是梁武帝的嫡派子孫,卻淪落到這么個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步,精神大受摧殘,身體狀況也日漸委靡。562年,當了8年附庸皇帝的蕭詧一命嗚呼,皇太子蕭巋即位,次年改元為天保。

天保這個年號,飽含著北周的濃濃惡意。

天保是北齊第一位皇帝文宣帝高洋的年號,550-559年使用。高洋執政晚年以殘暴著稱,朝野對他的非議隨著他的暴政紛至沓來,而最惡毒的則是針對“天?!钡倪@個年號的謠言。有人說,“天?!笔且淮笕酥皇?,也就是說高洋只能當十年皇帝,后來果如其兆,高洋在第十個年頭暴病身亡。

嗣君蕭巋和西梁群臣不會不知道這個年號的不祥,之所以這么巧合地選用,大概是受北周之迫。已經淪落成炮灰,還要在名號上飽受侮辱,想來這也是稱帝的代價吧。

567年,陳朝因文帝駕崩、宣帝奪位,文帝心腹韓子高被宣帝殺死,韓子高在外朝的黨援、湘州刺史華皎無法立足,便據湘州叛降于西梁。

陳宣帝發傾國之兵圍攻湘州,蕭巋與華皎勢不能支,向北周請求發兵救援。北周衛王宇文直親率大軍南下迎擊陳軍,不料在沌口失利,周軍倉皇北撤,只余江陵駐防軍和蕭巋一同抵御陳軍。

立國33年的小朝廷,為南朝劃上了一個平淡的句號

宇文直不愿承擔敗軍之責,一股腦推到蕭巋的柱國將軍殷亮頭上,北周朝廷便責令蕭巋窮治其罪。事實上宇文直并沒有成功地掩蓋罪責,被剝奪了兵權,并免除了官職。

即便事實如此清晰,殷亮仍然不免于死,蕭巋心知其非,卻無法為自己的臣子伸張正義,個中憋屈,只有蕭巋自己去消化了。

沌口之戰觸發了陳宣帝敏感的自尊心,一個小小的附庸國居然也敢捋虎須,真是不成話了。自567年開始,陳軍發動了對西梁連綿不斷的進攻。

周軍北撤后,陳將吳明徹乘勝大舉進攻西梁,拿下其河東郡,生俘郡守許孝敬,送建康處死。568年,吳明徹再率水軍沿江進攻江陵,引長江之水灌城,蕭巋無法抵擋,率眾退出江陵城,據守于紀南。北周駐江陵軍隊奮力出擊,總算暫時擊退吳明徹,保住了江陵城。

570年,陳軍另外一位悍將章昭達又掀起新一輪攻勢,連連進逼江陵。由于江陵外圍戰略空間有限,過江便是都城,一旦戰事爆發便直接殃及江陵,西梁動輒就是亡國之危。雖然北周軍能捍御一二,但因其地臨長江,利水戰而不利陸戰,北周軍在陳軍面前很難討到便宜。

基于這樣的國防形勢,降將華皎向北周提出建議,請賜江陵附近基州(今湖北荊門)、平州(今湖北當陽)、鄀州(今湖北鐘祥)三州給后梁,以作增加江陵的防御縱深。

北周此時正在全力準備攻伐北齊的大事,無暇抽出力量對付南陳,于是“大方”地把三州割于西梁。

與此同時,南北朝大勢也開始慢慢變化。北齊受政治腐敗、民族矛盾、主臣傾軋等交相攻逼,日漸走上衰敗之路。陳宣帝遂調整了戰略方向,將主要軍力用于進攻淮南江北,發動了氣勢恢弘的太建北伐。北周武帝殺宇文護奪權后,也清楚地厘定了先北后南的國策,不斷調遣兵力,向北齊發動進攻。

在各方同時松勁后,江陵附近549年以來,20余年無年不戰的局面終于暫時結束,西梁國從困境中脫身,好歹喘圓了一口氣。

體面的終結

關鍵詞:蕭巋示好周武帝、三方之亂、西梁入隋

577年,北周消滅北齊統一北方。情商遠比父親詧高得多的蕭巋,立即放低姿態,親自到鄴城向周武帝朝賀。周武帝對這個肉盾附庸國一貫不怎么放在眼里,蕭巋此來,他雖然以國君之禮待之,但并不怎么看重。

蕭巋心知與不值錢的面子相比,能維持西梁國祚才是大事。他在周武帝舉行的慶功大宴上,極盡所能地夸贊宇文氏的存亡繼絕之功,說到動情處,又是慟哭流涕,又是山呼拜舞。

飲宴到酒酣耳熱之際,周武帝興奮地親自彈起了琵琶,蕭巋則不惜親自下場跳舞,氣氛熱烈之極,周武帝大悅,對這位有趣的梁帝收起了輕蔑之意。蕭巋臨別之時,周武帝“賜雜繒萬段、良馬數十匹,并賜齊后主妓妾,及常所乘五百里駿馬以遺之?!?/p>

立國33年的小朝廷,為南朝劃上了一個平淡的句號

一頓聲色俱至的馬屁,換來賜物不說,還換取了西梁國暫時的安寧,也算對得起蕭巋的慘淡用心了。

578年周武帝暴死于北征突厥途中,580年,其子周宣帝又暴死。主少國疑之際,外戚楊堅(隋文帝)攫取了實權。北周各地握有兵權的總管紛紛起兵討伐楊堅,勢力最大者當屬鄴城尉遲迥、益州王謙、鄖州司馬消難,史稱“三方之亂”。

西梁群臣眼見北周內部大亂,紛紛建議乘勢起兵,與三家諸侯聯手推翻楊堅,并趁亂復取山南(指秦嶺以南的豫西南和鄂北)。

蕭巋思量再三,終于沒敢動手,而是選擇了做個太平天子。

這無疑是個明智的選擇。事實上,“三方之亂”雖然聲勢浩大,卻因為政治運籌失了先機,不到半年便相次平定。蕭巋因為其明智的選擇,得到楊堅的極大肯定。隋朝取代北周后,繼續當西梁的宗主國,雙方維持了良好的宗藩關系,蕭巋之女還被楊堅納為兒媳,即后來的煬帝蕭皇后。

蕭巋在位23年,于585年去世,其子蕭琮即位。

此時隋陳南北對峙,隋朝實力遠遠超過陳朝,事實上已沒有必要維持一個南北之間的緩沖區。

587年,在隋文帝的授意下,梁主蕭琮率其朝臣二百余人到長安朝見楊堅,隨即君臣被扣留。隋文帝下詔廢梁國,將江陵正式編為隋之州郡。至此,立國33年的小朝廷西梁,終于和平地走完它的歷程,為南朝劃上一個平淡的句號。

本文作者:風塵素人(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1142150781862413/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梁武帝   梁宣帝   西魏   梁元帝   宇文泰   江陵   蕭統   漢元帝   襄陽   歷史   北齊   南北朝   梁簡文帝   侯景   北周   安陸   陳霸先   隋文帝   岳陽   長江   湖北   于七   漢中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来卖店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