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善盟信息網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我國的貴族時代是怎么終結的

網絡整理 2019-06-04 最新信息

大家首先要有個認識,以唐朝末期為界,中國歷史被分成了涇渭分明的兩節,前半截就是傳說中的貴族時代,國家的統治階層在他們貴族內部選拔,后半截是我們熟知的平民時代,也就是延續至今的公務員考試制度,文官從平民中選拔。當然了,不是說貴族時代沒有平民在上層,也不是說平民時代就完全沒有貴族了,而是說哪個群體占主流的問題。

在宋朝以前,中國跟西方一樣,也是貴族和軍功集團形成了帝國的兩根柱石。你想建功立業,主要有兩條路,最好是能出身豪門,而是是嫡長子,很可能一生下來就有爵位,比如王羲之,他出身魏晉豪門的“瑯琊王氏”,出生沒多久就當了官,所以也叫“王右軍”。

如果出身低微,那就最好去北方打仗,當時最不缺的就是打仗,逮到機會說不定就可以脫穎而出,不過概率低到可以忽略不計,因為軍中也是大批破落貴族子弟,比如那個高歡。

春秋戰國咱們就不說了,家天下,大家知道的那時候的很多人姓“公孫”,這個姓的意思就是他爺爺是“公爵”,他是公爵的孫子,比如我們熟知的商鞅,他還有一個名字,叫“衛鞅”,意思是他是衛國人,還有一個名字,叫“公孫鞅”,暴露了他的貴族身份。

此外那個齊桓公,當上他們齊國頭目之前史書里叫他“公子小白”,也一樣,他爹是公爵,他是公子,而且他是釣魚愛好者姜太公的后代,他本來的名字應該是“姜小白”。

而且那時候其他官員也一樣,都是老爹當完兒子當,比如秦國的王翦王賁父子,趙國的趙奢趙括父子,楚國項羽他們一家子,老子退休后兒子頂缺,如果表現好就提拔。

這種狀態主要是跟當時的技術水平強相關,當時的文字在竹簡上嘛,隨便去圖書館借本書都得用牛車拉,后來有書了,但是沒法大規模印刷,看一本書比現在買輛車都費勁,底層自然沒動力去抓學習。

我們知道,書是經驗和知識的傳承手段,如果沒這玩意,每代人都得重復造輪子,一直也沒法明顯進步,所以在那種技術條件下,知識全部存儲在上層,底層獲取知識的手段主要是聽老人們講故事。這個不止我國有這個問題,直到1500年,整個英格蘭只有80本書,歐洲一半貴族都是文盲。

上層壟斷了知識,也就壟斷了權力。

到了漢朝,劉邦是流氓出身嘛,革命上臺,推翻了秦朝的貴族體制,不過當時技術沒進展,劉邦上臺后重新建立的國家跟秦差不多,只是沒秦那么嚴酷了,所以大家經常說“秦漢”“隋唐”“魏晉”“明清”,因為這幾個組合體制上講差別并不大。

比如那個隋唐,幾乎是一個模子出來的,依賴的勢力完全一樣,都是陜西渭水流域的那塊平原的貴族和甘肅東部貴族,國家政策也完全一樣,都是修運河連通南北,然后把南方的糧食拉到北方,積攢實力去進攻對中原形成威脅的高句麗和突厥,隋朝是征高麗征完蛋的,唐朝進攻高麗的次數比隋朝都多。進攻高昌國,打開西北商業通道。

多說一句,李世民就是個高配版本的隋煬帝,跟隋煬帝一模一樣,不僅人生經歷很像,年紀輕輕就立下曠世軍功,后來都干掉兄長上了位。而且隋煬帝的毛病他都有,隋煬帝想干的事他都干了,越晚年越不像話,能明顯感覺到他一輩子都在壓抑著內心的小惡魔。后來吃仙丹吃死了,應該是水銀中毒。

不過漢朝在秦朝基礎上,有形成了對后來一千年影響極其深刻的一個玩意,豪族。

秦朝的時候是沒有豪族的,那時候誰敢豪啊,分分鐘被干翻,酷吏上門,長老們被車裂,剩下的發配去修長城。

到了漢朝一開始也還行,大家知道“文景之治”吧,就是文帝和景帝兩任皇帝無為而治,天下富足的不得了。

大概思路咱們現在看都很眼熟:極低的稅率,國家放棄大國企,鹽鐵等戰略物資都由私人在搞,甚至貨幣發行權都不在國家手里。

大概用了七十年吧,漢朝就從一個窮逼弱國發展到可以去找匈奴決戰的地步。那這里就有個問題,為啥歷代不都這么搞呢,皇帝們都傻逼嗎?當然不是,因為這么搞同樣風險和機遇并存,首先第一個問題就是地方政府做大,直接挑戰中央,爆發了吳楚七國之亂。

其次就是貧富分化也急劇拉開。我記得當初看柏楊的《資治通鑒》,老人家發現史書中剛說完漢朝富得流油,馬上又說路有凍死骨,柏楊看不太懂,武斷地說是《史記》在胡扯。柏楊不明白,這其實不矛盾,自由市場有助于經濟快速發展,但很可能導致社會撕裂,貧富急劇分化。

就在這個時候,形成了小型的豪族,也就是非常有錢的大地主。

隨后漢朝對匈奴決戰,仗打了幾十年,賦稅越來越重,后來《史記》里說人口大規模減少。我看很多人說是這些人死了,其實不是,這些人都跑去藏到文景時期崛起的豪門那里去了,就在這個階段,豪門成長成了豪族,中國歷史上出現了奇怪一景,政府統計不到自己的人口了。因為豪門強大到不讓政府統計他們內部有多少人。

后續歷代每次改朝換代,都伴隨著人口的大量減少,其實不是都死了,而是戶口統計不到了,這些統計不到的人可能是跑山里了,也可能是跑豪族那里當農奴去了,國家統計不到。

隨后從漢朝武帝開始,一直到唐朝末期,在這近千年里,中國歷代政府沒有一個政府徹底弄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少人,因為豪族一直在隱藏人口。那時候都是“人頭稅”,按照你家的人口數量征稅,豪族一直不上報真實人口數就可以一直逃稅。

這里就有個問題,政府能同意他們豪族這么瞎搞?

當然不同意了,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王莽,他竟然要在漢朝搞社會主義實驗,要把豪門的地丈量之后重新分了,這不搗亂嘛,大家都知道他的下場吧,山東豪族推選了劉邦的遠房親戚做頭目,也就是劉秀,跟劉秀一起推翻了王莽,最后王莽眾叛親離,新來的貴族把王莽的人頭當足球踢,看他還敢搞事。

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豪門開始崛起,在魏晉南北朝的南朝,最酷最炫最牛逼的是王家和謝家,而不是皇帝們的家族,這也是為啥有那句詩,“舊時王謝堂前燕”,因為“舊時王謝”,比天子地位都高。

到了唐朝,最有權勢的是“五姓七望”。

五姓七望是什么呢?上次沒介紹,這次說一下。

隴西李氏,從秦國開始發芽,漢朝開始茂盛,那個“李廣難封”,就是他們這一家子的,后來唐朝李家,也是這一支的。

趙郡李氏,也就是山西那一帶的另一個姓李的大家族,從戰國開始崛起,出現過趙國末期的大將李牧,他們家唐朝出了一堆宰相,而且不斷往宮里送女性,跟皇家聯姻。

博陵崔氏,這個就是戰國時候的齊國貴族,齊國貴族以前姓姜,剛才說了,姜太公輔助武王伐紂,打下天下來之后把齊國給他們家了,這一支也是在唐朝達到巔峰,前后出了15個宰相。

清河崔氏,這個就更牛逼了,鮮卑人進中原,也得依靠他們一家子,后來跟鮮卑貴族鬧矛盾,前后被屠殺了兩次,不過殺掉的事其中兩個分支,剩下的一支活到唐朝。

范陽盧氏和滎陽鄭氏,這兩支故事不多,我們也不多說。

太原王氏,這一支匪夷所思,祖上就是我們剛才提到的王翦,和他們瑯琊王氏其實是一家子,其他幾個大家族都在唐朝末期完蛋了,但是這一家子挺過了魏晉南北朝的“大分裂”,又挺過了五代十國的“小分裂”,堅持到明朝還在,簡直開掛了。

此外還有不在這七家里的弘農楊氏,隋朝皇帝不是姓楊嘛,就是這一支的,還有武則天他媽,都是這一支的,武則天他爹是個木材商人,資助唐朝造反,唐朝皇室從隋朝皇室里選了個妹子給他,從此他們家也成貴族了。是的,唐朝建立后隋朝皇族還在唐朝當大官,隋唐一家,這要不是一家子,怎么可能發生這種事。

這七個大豪族中,“崔”和“李”各兩家,所以就叫“五姓七望”。大家注意到了吧,這些豪門都是千年家族,就跟歐洲似的,連綿不絕。

漢朝完了三國嘛,三國完了魏晉南北朝,南北朝終結于隋,隋又變成了唐。朝代在變來變去,北方游牧部落來了又被滅了,大豪族卻變化不太大,只是偶爾跟游牧民族的軍事貴族聯姻,比如最近津津樂道的李家有鮮卑血統,其實就是他們隴西李氏歷史上娶過鮮卑貴族女人,李世民他奶奶不是姓“獨孤”嘛,這就是個鮮卑軍事貴族的女人。

這些豪族一部分盤踞在西安那一帶,這部分就叫“關隴貴族”,以長安為基地;還有一部分在山西山東河北,這三個省在函谷關以東嘛,所以這些地方的貴族叫“山東貴族”,以洛陽為基地;還有一部分在長江以南,比如揚州金陵那邊的,叫“江南貴族”,這些貴族很多事從三國孫權那時候一直延續下來的。

我國的貴族時代是怎么終結的

從東漢到唐朝,幾乎所有的政治事件都是圍繞這些豪族之間的排列組合展開?;实郾仨毜玫玫劫F族豪門們的認可和支持,才能行使權力,如果皇帝獨斷專行,一方面沒錢,另一方面貴族們會搗亂。

比如隋煬帝,他就一直想依賴江南貴族,擺脫關隴貴族,成天往南方跑。后來天下大亂,關隴貴族重新選定了領導人,也就是太原李家,李淵太原起兵時候帶了三萬人,到了西安已經有了二十萬,然后憑借關中平原的后勤支持滅了其他割據勢力。

唐史里對李唐奪天下過程中,李世民南征百戰進行了非常浮夸的描述,說他多神勇多機智,但李唐崛起的關鍵因素沒說,后勤,打仗就是打消耗,一場仗往往打一年,各自好幾萬大軍在前線對峙互耗,誰先抗不住了誰自然亂陣腳,急著決戰很容易被對方干掉。

沒有關中豪族的支持,沒有糧兵支持,根本沒法維持那么大規模的持續作戰。說白了,就是關中貴族看楊廣不爽,換人了。還有后來的那個武后,她上位依靠的就是山東貴族,所以她經常去洛陽待著。

而且大家都知道她上臺之后大規模屠戮貴族吧?其實殺的都是李唐皇族跟西北貴族。據說殺了幾百人。隨后用山東貴族填充了這些職位。到現在大家也看出來了,山東貴族支持她也不是因為她人格感召,只是為了擴充勢力。

大家都知道武后開科舉,其實我們反復說了,科舉招來的還是一群稍微小點的貴族,也就在那個時候,江南貴族開始進入朝廷,比如大家熟知的張九齡,他就是科舉上來的江南豪門之子。他跟李林甫(出身西北貴族)之間的政治斗爭,就是關隴貴族和南方新興豪門之間的對抗。

在這上千年里,沒有“君主獨裁”,只有“貴族共和”,大家一起坐下來商量問題,皇帝除非聯合了一堆貴族搞其中一家,否則是不能隨便動手的,因為皇帝本身只代表貴族中的一支。

而且那時候跟宰相也是客客氣氣的,隋唐時候宰相跟皇帝一起坐在那里嘮嗑,而且當時貴族掌權的門下省,可以駁回皇帝的圣旨,到了宋朝,屬于過渡階段,但是君臣之間已經不再那么隨意,到了明清,宰相干脆沒了,取代宰相的內閣以及后來的軍機處成了皇帝秘書班子,而且圣旨里的語氣不再是商量口氣,變成了命令式。

回到唐朝,這些貴族的勢力大到什么程度呢?有個知名的小例子:

唐太宗上臺后意氣風發,要求編撰反應世家門第順序的一本書,叫《貞觀氏族志》,編完之后呈遞給他,一看排名第一的是山東貴族博陵崔氏,第二是范陽盧氏,第三才是他們隴西李氏。

太宗氣壞了,讓回去重編,這才把他們隴西李氏放前邊去。

這個故事說明三件事:

首先,太宗自己就很在意這事,不然他也不會讓人編;

其次,山東豪族當時不在權力核心里,但是影響力卻很大,最主要的一點是“儒家”,話語權就在山東豪門那里;

最后,權力似乎已經可以改變門第順序。

不過太宗一朝變化不大,后來整個唐朝,一直都在三股權力在玩拉鋸,分別是:大豪族,代表著軍功集團的武夫們(節度使),還有皇權。

以往大家說是科舉終結了貴族,其實不是,我們前文說起過,科舉是從隋朝開始的,但是數量感人,在隋朝沒招幾個,在唐朝每年招收十來個人,而且那個時代可以讀書的也不是農民,都是稍微小一些的地主家庭,或者干脆就是大豪族里沒法繼承爵位的人。

普通老百姓哪有條件看書啊,那時候看書的門檻高到就跟現在去哈佛查資料似的,一方面路途遙遠,成本太高;另一方面,當時絕大部分人不識字,就跟現在很多人看不了英語一樣;最后你去了哈佛也不讓你進去。

而且唐朝科舉不是考上去就完事了,要考核“身言書判”(也就是體貌,言辭,書法,文章),也就是得經歷大貴族們的面試,這普通家庭哪會玩這個?所以說,隋唐科舉和宋朝之后的科舉完全是兩碼事,隋唐不管干啥事,都透著一股門閥主義氣質。

所以以往說終結豪門的是科舉,這個明顯不靠譜,《中國社會史》里說,“從唐肅宗到唐朝滅亡期間擔任過宰相的一共有179位,其中出生于士族、門閥有143人,占80%;出生于中等家族的有22人,占12%;而真正的平民宰相只有12人,占7%?!蹦銈兏惺芟?。

真正對豪門影響大的有兩個東西,一是節度使。

節度使好理解,唐朝一直飽受北方少數民族襲擾,成立了一堆軍府,軍府下有一堆農民,這些農民平時種地,每年去輪流當一段時間兵,這就叫“府兵制”,管理這幫兵的,叫節度使。

一開始唐朝貴族非常愿意去當兵,因為鮮卑貴族尚武嘛,后來貴族們習慣了安逸,慢慢不太愿意去西北或者山西那些荒涼地帶去當“守夜人”,很少有去邊疆當兵的,但你不去當兵就沒法擔任節度使。

因為到了唐朝中后期,各個藩鎮內部搞軍事民主,節度使不是朝廷任命的,是士兵們選出來的,也就是將領需要聲望才能壓得住邊疆的大兵們,朝廷派過來的官員到了邊疆,說話根本沒人聽,因為邊境的大兵們只認他們自己人,不和他們一起作戰的他們都不太認,這樣慢慢的,唐朝貴族失去了軍隊的支持。

另一個東西叫“兩稅法”。

“兩稅法”這玩意在中國歷史上是劃時代的,在那之前,政府收的是“人頭稅”,你家有幾口人,就收多少稅,不管你是窮的掉渣還是富得流油。

而兩稅法其實就是“財產稅”,你家有多少地我征你多少稅,這樣明顯更加合理一些,但是合理歸合理,卻推行不下去。

當時豪門手底下其實農民很多地也很多,但是他們故意少報,政府也拿他們沒辦法,而且政府就是豪門組成的嘛,自己不會革自己的命。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事情慢慢起了變化,因為土地兼并嘛,土地都被豪族圈走了,他們又隱瞞人頭數,政府稅越來越少,以前的財政體制慢慢就完蛋了,政府缺錢,帝國財政問題越來越大。

唐玄宗,也就是楊玉環她老公,那個時代爆發了改變帝國命運的“安史之亂”,如果按照傳統的帝王將相史觀來看,責任幾乎不可避免的跑楊玉環兄妹那里去了,不過這屬于廉價的解釋,那么大的帝國,被一對兄妹給坑了,怎么都說不過去。

但是從財政史觀來看,就很清楚了,當時隨著土地兼并,政府收不上來誰錢,唐朝財政越來越虛,只好讓地方藩鎮自己想辦法養活自己,藩鎮大佬自己控制了地方財兵,權力可不是越來越大,節度使們成了地方上的皇帝,出事只是遲早的。果然,隨后爆發了安史之亂。

安史之亂毀掉了盛唐,并且形成了整個中國古代史的大分水嶺,從那以后,貴族就開始衰落,平民開始崛起。因為這事有兩個意外的好處:

一是大量豪門在安史之亂中被屠了,而且在這之后,唐朝對藩鎮基本失控,藩鎮節度使成為了豪族另一個天生勁敵,這一點我們上文已經提了。

二是大量的農民流竄到南方種地去了。

農民到了南方后開始開始麥稻輪作,江南收成越來越猛,一年兩熟,天下稅負,江南承擔了十之八九,此外還有一些聽中央話的節度使,剛才說了,節度使們是不鳥貴族的,也在他們地盤上也實行兩稅法,唐帝國在安史之亂后茍延殘喘,靠著兩稅法征收到的稅活過來了,竟然還來了一次“憲宗中興”。

所以安史之亂結束后,帝國開始搞兩稅法,政府的意思是你們豪門地主想隱瞞就隱瞞吧,你們的稅我不征了,我去南方新開墾的那地方去征收。

從這個時候開始,天子國庫開始充盈,有權有兵,地方節度使也有錢有兵,皇權和節度使開始對峙,同時他倆一起擠壓貴族,權力從貴族流向皇權和節度使。從這個時候起,貴族開始了不可逆轉的衰落。

到了唐朝末期,貴族又遭黃巢和朱全忠的新一波屠殺,這是繼安史之亂之后的又一波,比如發生了比較標志性的事件,白馬驛之禍,唐朝節度使朱溫把一堆貴族大臣帶到黃河邊砍了頭全扔黃河去了。

這件事我們稱為“標志性事件”,意思是這事本身并沒有那么大的能力把貴族都滅了,但這是從公元755年開始安史之亂到905年的150年間節度使屠貴族的一個縮影。

白馬驛大屠殺之后,貴族勢力日漸消弭,皇權和節度使直接發生沖突,唐朝沒過多久也完蛋了,那個朱溫后來隨手滅了唐朝,自己當皇帝去了。

但是我們說,如果社會基礎不變,屠殺了貴族也沒用,很快就會重新成長起來,但是這次沒救了,社會底層操作系統變了,農民直接向皇帝納稅,皇權開始大到隨時捏死所有地方豪強,那種門閥APP運行不起來,隨后中國也就進入了宋朝開始的平民時代。

當然了,這個過程中印刷術起了很大的作用,知識不再是頂層特權,開始向基層擴散,這也擴大了后備干部儲備,為接下來的平民時代做好了準備。

不過這里說的平民時代,不是農民時代,而是小地主,也叫寒門。對,寒門的意思是對皇權形不成威脅的小地主們,不是指農民,農民讀不起書,在古代東西方農民出人頭地都非常非常難。

我國的貴族時代是怎么終結的


所以總結下可以這么看待貴族的衰落:

貴族制在唐朝到了巔峰,也開始慢慢衰落,皇帝在安史之亂后有了新稅收來源,開始壓制貴族,而且貴族權力又受到節度使的打壓,后來三股勢力中,節度使先干掉了貴族,又干掉了皇權,唐朝亡于節度使。

隨后到了宋朝,軍頭起家的宋太祖杯酒釋兵權,解除了可能做大的軍頭們的權力,繼續推行兩稅法,豪族再也沒長起來,于是朝廷開始大規模搞科舉選拔官員。中國也就進入了平民時代,貴族門閥這種延續了千年的玩意終于消停了。

全文完。


本文作者:九邊Pro(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698115712054985230/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秦朝   漢朝   唐朝   史記   商鞅   隋煬帝   歷史   資治通鑒   齊桓公   劉邦   王羲之   唐太宗   中國歷史   隋朝   匈奴   高歡   柏楊   七國之亂   春秋戰國   姜子牙   宋朝   經濟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来卖店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