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善盟信息網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唐代財政問題的解決辦法:收縮朝廷開支

網絡整理 2019-06-01 最新信息

在危難之時,面對國家龐大力量的壓逼,唐代農民便如同砧板上的肉塊,只能等待軟弱朝廷與貪婪官員無情的宰割。陸贄一派的士人,多少抱持著傳統儒家的政治理想,雖然值得推崇,卻也往往不受重視,這仿佛成了儒家士人無可避免的宿命。

唐代財政問題的解決辦法:收縮朝廷開支

唐代農民勞作圖

要解決問題,首要面對的便是其致病之源。陸贄本身也非常清楚的表明,所謂“時弊”,是安史之亂以來內亂外患交困下造成的財政窘境。正是這龐大的財政問題,逼使唐朝廷不斷的走向剝削國家的邊緣。但是處理“時弊”,并非指的是要消極的靜待其時。更甚之,陸贄主張主動出擊的“理其時”,將國家拉回正常的運作軌道上。陸贄依舊是一個重視現實的儒家官僚,他雖然極力贊揚租庸調法,痛斥兩稅法,卻也認為目前朝廷沒有必要廢除兩稅,因此他這么認為:

今欲不甚改法,而粗救災害者,在乎約循典制,而以時變損益之。

只需在兩稅法原有的基礎上稍加修改,使其回復到原本租庸調法的精神而已。說到租庸調法的精神,頗為抽象難以理解,卻也不脫陸贄口中“均節賦稅”與“恤百姓”兩個要點。

唐代財政問題的解決辦法:收縮朝廷開支

陸贄墓

收縮朝廷的開支

貞觀以來,面對不斷膨脹的朝廷組織,至開元天寶年間極盛。經歷安史之亂后,朝廷對于地方與人民的控制力大為減弱,朝廷卻依舊維持相同的格局。國家轉而向基層農民無情的剝斂,是一個為維持運作下不得不的抉擇。在這個過程中,上至國家組織,中至士人階層,下至百姓農民,都受到開國以來前所未有的傷害。尤其是身為國家賦稅基礎的農民,所受到的波及更是難以估算。一而再,再而三的剝削,或許讓國家勉強持續運作,卻也在這個過程中失去了民心。

唐代財政問題的解決辦法:收縮朝廷開支

唐代繁華農村

縱使如此,依舊需要有所克制。因此陸贄這么強調:

夫作法欲于人,未有不得人者。作法欲于財,未有不失人者?!\宜損上益下,嗇用節財,窒侈欲以蕩其貪風,息冗費以紓其厚斂。

他認為國家應該恢復其原本理性的本質,一掃數十年來剝削的惡習。這些惡習,正是造成農民負擔不斷增加的主因。重點在于給農民一點維持生活的空間,而不是一再地壓榨逼苛。他簡單的統整安史之亂以來賦役的混亂使農民負擔增加的七個原因,在此不繁述。這多少也說明了一個問題的根源,朝廷對于農民或許無意于無情的剝取,實際上卻造成了這樣的效果。

觀察陸贄所見之“七端”,每條都算不上是出自朝廷有意大規模與無情的剝削。然而在層層的薄加斂下,卻也出現了與剝削相同的結果。該七端之病,深究其源,皆未必出自兩稅,純然針對“時弊”而發?!毒澷x稅恤百姓六條》的第一條,目的就是建議朝廷應當采行的方式,但終究只是就當時朝廷所能及之事務行之。

唐代財政問題的解決辦法:收縮朝廷開支

陸贄像

欲救民之困窮,首要的便是降低賦稅額。尤其是建中三年以來的兩度增加兩稅額,甚至已經明顯的抵觸兩稅法本身的立意。此時國家政治已漸趨于穩定,這些在當時國家財政危機下不得不的加征,就必須立即予以廢除:

望令所司與宰臣參量,據每年支用色目中,有不急者,無益者,罷廢之;有過制者,廣廢者,減節之。遂以罷減之資,回給要切之用。其百姓稅錢,因軍興每貫加征二百者,下詔停之。用復其言,俾人知信。下之化上,不令而行,諸道權宜加征,亦當自請蠲放。

繳稅方式由稅錢改為實物

畢竟加征的數額,已然成為朝廷開支的一部分,不能說廢就廢,必須提出一套可用的方案,朝廷方得減省賦稅。站在傳統的儒家觀點,陸贄引用有若的話,希望君主能以民為念,以民之足為己足。如此一來,方能符合“以人為本,以財為末”的政治理想,人民對于朝廷有了信心,方是朝廷長治久安之道。關鍵仍舊是一句老話:“取之有度,用之有節,則常足;取之無度,用之無節,則常不足?!?/strong>

從這個角度來看,《均節賦稅恤百姓六條》中的第二條,可以說是第一條的延伸。第二條的主旨,是希望朝廷改變兩稅法以來稅錢的繳納方式,而以租庸調法時的實物征納為主。更甚之,他希望朝廷能夠帶頭推行,降低貨幣在國家財政中的重要性。很明顯的,這將直接沖擊到兩稅法以后國家的財政來源。對于朝廷而言,畢竟賦稅采用貨幣的形式征收,有著遠比實物繳納更寬闊的便捷性,自然難以放棄。陸贄很清楚這樣的論調會帶來怎樣的攻擊,他也在文中稍做回答。

唐代財政問題的解決辦法:收縮朝廷開支

孔目司帖:唐代新疆西州地區實行兩稅法的唯一物證

首先,回復到實物繳納的方式,使原本清楚明白的稅目,重新退回租庸調時期混亂的情況:“每歲經費所資,大抵皆約錢數,若令以布帛為額,是令支計無憑?!?/strong>貨幣的大量通行,雖也會連帶出現所謂“物重錢輕”與“錢重物輕”的問題。對于朝廷而言,賦稅收入卻因此有了統一的計算依據,不再需要仰賴過去那套復雜的折納方式。因此,“令支無憑”所議論者,其實便是租庸調時期較為混亂的征收方式。陸贄多少巧妙的回避了這個議題,他認為實物繳納的制度在本朝已經逾百年,從未出現過類似問題,一句話輕描淡寫的帶過。他甚至指出,國庫經費的三大支出,只有“內外官月俸及諸色資課”需用錢,但也可改作以實物支納的方式。如此一來,更有“物甚賤而官之所給不加,物甚貴而私之所稟不減”的效果,還真是煞有介事的希望國家財政能回復到過去以實物折換計算的時代。

唐代財政問題的解決辦法:收縮朝廷開支

陸贄集以及畫像

然而,縱使國家支出收入皆可不用錢,錢依舊有不可取代的重要性,國家總有需要用錢的時候。最常見的,便是充當國家“和糴”時的“糴本”。若到了前面那樣真需錢的時刻,國家賦入支出又不以錢計,國家又當“于何取給”?況且陸贄本身也提到:

蓋以錢者,官府之權貨;祿者,吏屬之常資。以常循權,則豐約之度不得恒于家;以權為常,則輕重之柄不得專于國。故先王制祿以食,而平貨以錢,然后國有權而家有節矣。

唐代財政問題的解決辦法:收縮朝廷開支

唐代宗

說明了陸贄本身也認同以貨幣平抑物價的方式,但也僅限于此,不可挪于其他用途。從這個觀點出發,陸贄自然可以大加撻伐反對者的意見,也才會出現下面這樣的論調:

是乃物之貴賤,系于錢之多少;錢之多少,在于官之盈縮。官失其守,反求于人,人不得鑄錢,而限令供稅,是使貧者破產而假資于富有之室,富者蓄貨而竊行于輕重之權,下困齊人,上虧利柄。今之所病,諒在于斯。

在陸贄理想的建制中,國家的貨幣只用于平抑物價。在這個過程中,國家必須居于絕對性的主導地位,不容私人的操弄。物之貴與賤,既是由官府主導,物價的不合理,便是官員的失職。要人民去為官員的失職負責,是相當不合理的,關鍵的要點依舊在于“持治得所”。

唐代財政問題的解決辦法:收縮朝廷開支

當時代宗年間的銅錢

實物繳納賦稅使唐朝財政更加惡化

最后,以實物繳納的賦稅,可能使的原本就已緊促的國家財政更加惡化。尤其是施行兩稅以來,“恒使計錢納物,物價漸貴,所納漸多,出給之時,又增虛估,廣求羨利,以瞻庫錢,歲計月支,尤患不足?!?/strong>物價不斷的下跌,賦稅金額卻未曾調整,單是如此已是變相加稅了,更何況是朝廷又在期間上下其手,以壓榨出更多的利潤,農民的基本生活只有更苦。

在這樣的朝廷強烈剝削的前提之下,財政尤尚困迫,更何況是固定單位的實物繳納。在這當下,陸贄又提出了傳統儒家一貫“用之有節”的論調,要求朝廷本身節制。至于實際的方法,在其文第一條的后段已經剖析清楚。因此,《均節賦稅恤百姓六條》的前二條,雖然出發點不同,其所導向的卻是相同的結果。


參考文獻:

  • 《通典》
  • 《陸贄集》
  • 《唐會要》
  • 《唐代和糴問題試論》
  • 《經濟脈動》

本文作者:歷史真鑒(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697038293709619723/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陸贄   儒家   農民   政治   新疆   農村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来卖店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