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善盟信息網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談遷和《國榷》的情緣:矢志不撓著明代史書,終成私人編史的絕唱

網絡整理 2019-05-31 最新信息
談遷和《國榷》的情緣:矢志不撓著明代史書,終成私人編史的絕唱

對于史料的記載,向來有著極為深刻的認識

中國可能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有“信史”的國家,歷朝歷代,對于史料記載有著極為深刻的認識,這種認識讓整個中國封建社會,哪怕是類似于魏晉南北朝和春秋戰國時期的亂世,各個國家的當權者也在忙于爭霸的間隙,編制自己的國史。在絕大多數封建統治者看來,編國史是證明自己的正統身份的有力證據,而更多的人也渴望通過正史的記錄,讓自己青史留名。

浩如煙海的史料書籍,讓中國的歷史變得清晰明了,這是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法比擬的寶藏,也正是這些書籍史料,讓中國的文明源遠流長,直到如今。

除了官方編撰史書以外,私人編纂史書的風氣也可以說是蔚為大觀,西漢的史學家司馬遷,也為私人編撰史書開了一個好頭,正如司馬遷在《報任安書》中所說“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司馬遷的成功,讓很多人編撰史書的熱情日益高漲,于是,除了官方正史以外,大量民間編撰的史書,以及稗官野史也彌補了官方史書的空白,更涌現出像是司馬遷一樣的史學大家,將民間史書編撰推向一個新的境界。而今天,我要為大家介紹一位民間編纂史書的大家,談遷。

談遷和《國榷》的情緣:矢志不撓著明代史書,終成私人編史的絕唱

司馬遷劇照

如果說司馬遷是開創私人編纂史書的先河,那么這個叫談遷的人,大概可以算是私人編纂史書的絕唱。他是江南海寧人,出生于萬歷二十二年,萬歷年間是明朝最奇葩的一個階段,萬歷皇帝創造了一個長達二十八年不上朝的記錄,也創造了萬歷三大征的壯舉。用《明朝那些事兒》作者當年明月的說法就是:這是一個幾乎無政府的時期,皇帝懶得管,地方官員也懶得管,整個國家在急速衰落的同時,國家漸漸變得松散,北方和江南出現了兩種不同的社會形態。中國資本主義萌芽,就是在這個時期的江南出現了。而政府的管控,顯得相當脆弱。

江南的富庶讓江南士子們紙醉金迷,他們聽歌、看戲,哪怕北方打的天翻地覆,只要不波及江南,就不是什么大問題。談遷就是在這個時間段內出生,出奇繁榮的江南文化,讓年輕的談遷一直受到各種文化的熏陶,也讓談遷成為江南眾多才子之一。但很明顯,談遷雖然很有才華,但在江南這個地方,因為有才的人太多了,對于這樣一個人,他幾乎沒有散發出什么光彩。

當談遷想要為國家出一份力的時候,可以看作是生不逢時。那時候,北方已經混亂不堪,再加上黨爭不斷,國家機器陷入近乎癱瘓狀態??粗魍醭瘽u漸走向墮落的深淵,談遷感覺到有心無力,他開始嘗試做一些什么。于是,他選擇了編撰史書。這一年,是天啟元年,他只有二十七歲。

談遷和《國榷》的情緣:矢志不撓著明代史書,終成私人編史的絕唱

談遷畫像

對于談遷的選擇,一部分源于他的學問和興趣,長達二十多年的求學生涯中,他除了讀書學習,還兼任一些抄書員,鄉村教師一類的角色,勉強可以糊口,在博覽群書之后,談遷發現他對史書異常感興趣。興趣是人最大的老師,但這只是一部分原因。另一部分原因,是他對明王朝深深的愛。這種愛,讓他對現狀產生不滿。

史之所憑者,實錄耳。實錄見其表,其在里者,已不可見。況革除之事,楊文貞未免失實;泰陵之盛,焦泌陽又多丑正;神、熹之載筆者,皆逆奄之舍人。至於思陵十七年之憂勤惕厲,而太史遯荒,皇宬烈焰,國滅而史亦隨滅,普天心痛,莫甚於此!

這是談遷的內心獨白,除了興趣以外,他對于實錄所載的史料并不滿意,他認為實錄中的史料,存在很多不客觀的內容,甚至很多編纂實錄的人,水平很差,不足以讓史料流傳世間。而到了崇禎年間,天下大亂,國家根本沒有時間去編撰史書,談遷已經感覺到國家即將走向滅亡,而談遷最害怕的不是國家滅亡,而是“國滅史亦隨滅”的悲劇。

史料記載,談遷從二十七歲開始,用了二十年編撰《國榷》,先后六易其稿,只為了能讓一部史書流傳下來。而談遷編撰史書的艱難,也超過了司馬遷時代。因為司馬遷處于天下安定之時,而談遷所處時代,整個明王朝即將土崩瓦解,清軍已經入主中原,南明小朝廷正在垂死掙扎。

談遷和《國榷》的情緣:矢志不撓著明代史書,終成私人編史的絕唱

清軍劇照

在后世,我們一直在贊頌史可法、李定國、鄭成功一類的抗清名將,但生活在那個時代的談遷卻洞若觀火,他看到的,并不是南明王朝抗擊清軍的勇氣和決心,他看到的只是一堆散沙而已。

面對弘光朝廷高弘圖的拉攏,談遷并不高興,因為他發現南明內部相互傾軋,每個人都想要擁立皇帝,來鞏固自己的地位,一個皇帝被抓了,就另立一個皇帝,新皇帝即位,又是一次殘酷傾軋。南明小朝廷根本沒有想要恢復明朝社稷,只是為了爭權奪勢而已,于是,他只留下一句話“余豈以國家之不幸博一官耶?”然后,憤然隱居。

失去了本來唾手可得的官職,談遷越來越貧困,過著饑一頓飽一頓的生活,除了編撰史書以外,他已經別無所求。歷史又跟談遷開了一個玩笑,或許是因為想要“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在他五十多歲的時候,他的《國榷》終于大功告成,但歷史上奇葩的盜竊案落到談遷的頭上。他的書稿,丟了。

一些說法是,談遷太過珍惜自己的書稿,雖然家里一貧如洗,卻把自己書稿珍藏在箱子里,讓小偷誤以為那是什么值錢貨,于是,連箱子一塊抱走了。另一種說法是,一些不學無術的人覬覦談遷的書稿,已經關注多年,直到談遷成書,這才動手。

不管歷史上,到底是什么原因導致這場失竊案的發生,談遷的《國榷》書稿,真的丟了。

談遷第一時間,想到了死,然后,又不能死。因為他需要為后世留下一部史書,讓后世了解這段歷史。越是這種亂世,流傳史料就越發重要。于是,他再次振作起來,雖然書稿丟了,但他肚里的學問還在,大量資料還可以找到,而談遷重新振作起來,用了四年時間,再次成書。于是,一部名叫《國榷》的史書,橫空出世。

談遷和《國榷》的情緣:矢志不撓著明代史書,終成私人編史的絕唱

《國榷》為記載明朝歷史的私家編修編年體史書

大功告已經大功告成的談遷,卻并沒有停止,因為以一個史學家的嚴謹,他需要更多的史料。六十歲的談遷,化身江左遺民,訪問那些明王朝的遺老,不斷完善自己的《國榷》。談遷死后,他的書稿以手抄本形式傳播,其中出現了不少遺失,直到近代海寧人張宗祥努力整理收集,才形成了現在的一百零八卷的《國榷》。

結語

什么叫史學,史學是一個民族的根,沒有歷史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不尊重自己國家歷史的國家,是無法長遠的。從司馬遷到談遷,時間跨越了近兩千年。而比司馬遷更早的時代,那些可敬的史官們,已經把史料的流傳,作為畢生的追求:大史書曰:‘崔杼弒其君?!拮託⒅?。其弟嗣書而死者二人。其弟又書,乃舍之。南史氏聞大史盡死,執簡以往。聞既書矣,乃還?!?/strong>

《左傳》的記載已經證明了很多。許多西方人不明白,為什么古埃及、古印度、古巴比倫、甚至古希臘、古羅馬的文化都已經斷層,而中國的文化,一直持續了幾千年,沒有斷絕。西方人當然不明白,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在漫長的中國歷史中有多少人,為了這個民族文化的傳承,付出怎樣的心血。

參考資料:

《左傳》

《清史稿》

《明實錄》

本文作者:小小嬴政(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696575567757574660/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談遷   明朝   司馬遷   南明   明神宗   歷史   李定國   明朝那些事兒   西漢   春秋時期   當年明月   史可法   鄭成功   文化   歷史學   二十二   讀書   春秋戰國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来卖店能赚钱吗